温暖!日本大学生征求爱情方面的建议,陆勇回答了这个问题

发布日期:2019-01-08

    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凭借扎实的专业知识和敏锐的反应,没有人会担心哪位记者会问陆军不能回答的问题。然而,在2018年12月19日,当大阪大学参加一个与日本大学生的讨论,许多人真的为他流汗。

    我有许多中国朋友,他们推荐我和中国男孩交往。我也知道中国男孩子对女孩子很温柔和蔼。我有个朋友和中国男孩交往。他们很友好,但她父母不同意她的看法。你能教我们如何说服父母吗?问问题很容易。关西外国语大学的女学生Kubo急切地问了这个问题。整个中国和日本人民都在哭笑它。她问错人了。日本女孩是否应该认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应该像孙悟空一样无所不能,甚至精通爱情心理学?

    与大阪大学生的交流是由中国公共外交协会智囊团协会在日本访问期间发起的民间外交活动。外交部新闻司司长陆康、李天润、中国驻大阪大使馆总领事、传媒集团全体成员与关西各校学生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和交流。

    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正处于思想最活跃的时期,而如今的日本大学生不如他们的父母表现得好,所以从中国经济向陆主任提出的在日本哪里旅游的问题可以形容为各种各样的问题——这是思想准备,但是日本女孩问发言人中国外交部关于爱情的。真是个惊喜。

    陆禹导演没有像你想象的那样拒绝与他的工作无关的话题,而是接受了这个问题,回答说:“你的朋友是对的。中国男孩真的很温柔。比如,你可以看到身后的两个英俊的年轻人做翻译——顺便说一下,他们已经结婚了,所以你不能想这些……

    听众对这样的回答大笑起来。

    论中日婚姻。我不知道日本社会有什么态度,但我认为应该更加开放。看来陆导演下定决心要把“知己”这个角色演到底。在中国,他也很乐意接受这个问题。我马上就能想起,福原爱在中国台湾嫁给了江姓年轻人……当然,我不是说日本男孩不温柔。我认为结婚的关键是两个人的感情、国籍等等。我不知道如何说服她的父母,但关键是那个男孩。他需要向父母证明让他女儿嫁给他是安全的。

    为了让日本女孩具备一些感性的知识,导演陆柯还引进了日本女婿25年的中国传媒集团成员,介绍自己的经历,将现场的气氛推向高潮。

    在每天的新闻发布会上,陆康的演讲总是以简洁而著称。人们常常觉得他的讲话中没有多余或少余的话,但是今天他回答这个日本女孩的问题非常热情。

    毫无疑问,现场的气氛让每个人的内心都感到温暖——这次交流的气氛比我们预期的要强烈。

    当媒体团抵达中田大阪大学礼堂时,数百名来自日本关西大学的师生已经在那里等候,当他们看到中国代表团成员进入时,他们一个接一个地鼓掌。

    而这些日本学生的服装,让大家目瞪口呆。

    许多来参加会议的日本大学生都穿着一件印有“我爱中国”标志的白色T恤。他们中的一些人参加了中日最近举办的“1000名日本青年访华”,另一些人则对中国表示感谢。

    参加“1000名日本青年访华”活动的日本学生还表演了新学来的中文歌曲,并展示了他们在中国交流的相册。

    后来,我了解到许多日本大学生乘公共汽车从Wakayama大学,神户大学和其他地方来。当被问及原因时,他们说,他们可以联系真正的中国,在自己的国家,机会是难得的,也来到他们心中的红网…

    是的,网红色。陆康,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工作勤奋,中国著名记者任永宇,在日本被称为网红。

    交流在这样的气氛中进行。日本大学生曾提出过问题,其中一些是非常直率的男人。

    例如,一位日本旅游专业的学生直接要求陆先生推荐一些景点来中国旅游,而“苛刻”的要求——比如长城,不要推荐。我希望你能推荐一些观众少的景点。

    陆主任没有理会他的态度,认真地回答了他的问题,转身问他是否可以给自己推荐一些日本景点。

    那些措手不及的日本学生想到了这件事。*…%@!%。他推荐了他家乡广岛的宫岛神社,陆主任告诉他他已经去过那里。还有其他景点可以推荐吗?那个名叫莫里森岛的大学生一时想不起第二个了,有点尴尬地说——你能到我家来吃晚饭吗?

    这个句子逗得一半以上的日本学生开心。主人叹了一口气,说:“看来旅游的结果就是要认识到家是最好的。”

    尽管有些问题很敏感,但整个气氛都夹杂着异常温和的情绪。

    作为一个长期生活在日本的中国人,作者问自己,自从2012年中日关系低迷以来,已经过去了多少年了?日本中部大阪大学一群穿着“我中国”服装的日本学生,以真诚友好的态度与中方进行了交流。尤其是当日本前一天刚刚通过了新的国防大纲,而“中国威胁论”仍然在各种媒体上盛行。

    冬天可能很冷,但是春天的气息仍然模糊不清,这些年轻人可能反映了中日关系在春天重返地球的期望。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合乎逻辑的。虽然中日关系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但从不同年龄层次分析日本人的思维特点也可能是一个参考点。

    日本社会主要分为三个年龄组:二战前出生的老阶层、二战后出生的中产阶级、改革开放后出生的1995年后的年轻一代。大多数老年人既是战争的受害者,也是战争的受害者。中日建交也经历了中日关系的蜜月期。他们大多对中国有道歉和友谊的感觉。同时,中日关系也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是在这一代人老龄化的背景下出现的。

    日本的骨干经历了中国GDP超过日本的时代,他们对中国的感情最为复杂。他们见证了中国的巨大发展,原有的优越感逐渐被打破。这是一个比较痛苦的过程,所以他们感到无助,往往对中国的发展略有恐惧,有一定的疏离感。他们对中国的看法往往来自传统的日本媒体。在一定程度上,日本媒体为了引起人们的关注,在面对日本社会的精英阶层时,采取了迎合而不是引导的态度,关注中国的消极方面和炒作威胁论,这对日本社会的态度产生了相对消极的影响。我们班往中国。

    日本的年轻一代也是一个不同的阶级,其生活环境使其更加感性和简单——在日本社会,他们也被称为“卡通儿童”,一些朋友评论说,他们更像中国九五计划后,第一个更有萌芽,第二个更平凡。这导致了他们在政治生活中的一小部分。事实上,他们对中国的感情较少受到两国关系的影响,而更紧密地与他们对中国人民的印象有关。

    年轻人的暴力行为可能导致他们因为中国游客的不文明行为而对中国整体持否定态度,或者因为他们参加“成千上万的日本青年访华”而立即接受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国家。所以,尽管他们对中国的看法是好是坏,但他们更容易受到一代人的影响和指导——毕竟,当他们出生的时候,中国已经得到了很大的发展,所以不像他们的前辈,没有落后于中国的感觉,并且有可能以更客观和阳光的方式看待邻国。

    在他们看来,中日关系最直接的切入点是人民关系——中日关系,而不是那些复杂的地缘政治和价值体系。因此,关爱两国青年的心,就是拉近两国之间的距离,其影响可能比一些日本政治家的影响深远。

    以银杏闻名的大阪大学校园

    由于日本右翼政治家桥本的长期统治等多种原因,关西地区的政治气氛相对保守,被视为日本鹰派的重要阵地之一。因此,看到如此多的年轻日本人对中国和日本的友谊充满期待,我感到非常高兴。应该说,在中日关系升温的过程中,可以看到中国各界努力的成果。大阪总领事馆在执行“千日青年访华”期间,做了大量的工作。那些对中国不熟悉,甚至有些怀疑的日本青年参加了这次访问,用他们的眼睛去了解真实的中国,用他们的“I B”中国。它说明了这项工作的意义——我相信,在中国“九五”计划之后,那些相对年轻、无家可归的人,让他们在镜子中找到自己。

    通过今天的活动,包括陆孔成为“知心兄弟”的活动,日本学生无疑会感受到中国人民的阳光和友好,并进一步拉近心与心的距离。

    什么是公共外交?也许这就是我们如何更接近我们公民的事业。我采访了日本价值创造协会的纳达吉雄先生。他是当时被胡耀邦总书记邀请访问中国的3000名日本青年之一。他的经历只是帮助他树立了一个信念,中国是一个美丽的国家。在接下来的30年里,他一直热心帮助在日本学习的中国学生,并为中日友好而孜孜不倦地工作。送女儿到中国留学,期待她成为中日下一代友谊的桥梁。

    来参加这次交流的日本学生将来会有纳达先生吗?

    当时,南先生会见了日本市议员南先生,并谈到如何让更多的中国人积极地看待日本。南先生认为,虽然媒体的力量很重要,但邀请中国儿童来两国之间进行卡通交流可能更有效。他认为,即使他们对日本没有进一步的看法,人们对儿童的友好也不能幸免。中国人不会对孩子有不好的感觉。通过共同画漫画,中国儿童将把日本儿童当作朋友。

    “一个中国孩子和一个日本孩子交朋友,也就是说,一个中国家庭对日本有好感,所以促进友谊,多快啊。”南先生已经工作多年了,他的话还在他的耳朵里。

    当有数百万这样的友好家庭时,两国之间的关系如何才能得到改善?

    尽管前途坎坷,两位首相互访使我们对中日关系的改善抱有很好的期望,在大阪大学的这次互访中,我们相信,我们确实触动了中日关系复苏的春天。

    希望下一代人之间的信任和友谊,为中日关系带来更加美好的未来。